文/段离  2021年的3月29日,注定是中国足球各方情绪复杂、悲欢难通的一天。

  难过的是江苏球迷,卫冕冠军,没有看到奇迹,今夜华筵终散场,只能各自安好。

  失望的是浙江球迷,1600多日苦熬,做好了今年重返中超的打算,可重锤之下毫无还手之力,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

  高兴的是天津球迷,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幸福,同年“双降”后,终于没有连年“双散”。

  但这种情绪过后,天津足球,得想想,怎么活?

  好好活——“好好活就是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,有意义就是好好活。”《士兵突击》里,许三多这句看似绕口、实则简单的话,天津足球,可以借鉴。

  职业足球,虽然不是居家过日子,面对的不是柴米油盐,但少不了的,是钱——而这,正是天津足球的命门所在,泰达之所以不想再搞,就是因为花销过大,加上自身负债太多,而且,去年的表现,还被官媒拉出来“示众”,拿3年花了30亿说事。

  花了钱,没看到效果,还要被骂,谁都觉得冤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已更名津门虎的俱乐部,股权并未发生变动,泰达仍是股东之一,只是,在天津足球层面,已负了23年责的他们,未来,不再操心具体事宜,同时,也不再负责后续资金的投入,对于他们来说,算是“双喜”,因为,他们可以甩拖“天津足球罪人”的骂名。

  否则,很多人,都要被天津球迷戳脊梁骨。

  虽然现在打理俱乐部的,是天津市体育局和足协,但这不“职业”,也非长久之计,未来,有关方面,还要找到新东家,只是,在中性名的背景下,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,没有了广告效应,很难也不愿意独立支撑,他们很可能像河南、沧州、泰山、浙江、昆山一样,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,这是一个方向,也是大趋势,虽然可能在磨合过程中有一些问题,但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的呢。

  而且,还是濒临绝境后的重生,天津足球,更要珍惜。

  当然,好好活是以后的事,眼下最重要的,是活

  获得准入,只是拿到了那张入场券,想重回中超这个舞台唱戏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。

  此前由于思退,津门虎一直没有组织冬训,体能、技战术都是空中楼阁;而且,很多球员都已离开,虽然俱乐部发布了江湖令,希望一些球员回来,但有人已找好下家。

  幸运地是,于根伟出山了,20年前在五里河,他一脚把中国足球踢进了世界杯,而他现在的任务,是收拾旧河山,让天津足球,重回正轨。

  活着,很难;重生,更难,所以,更要好好活。

  不止是天津足球,也包括中国足球。